华智,共创美好未来!

华智水稻
新闻动态 News
行业新闻
无需监管的基因组编辑育种
发布时间:2015-5-19 点击次数:

日期:2015512  来源:纽约时报  摘自:纽约时报

    2003年,草坪及园艺用品制造商Scotts Miracle-Gro公司首次尝试开发基因工程草坪以失败而告终。这种草从俄勒冈州的试验区逸入野外,抹杀了该公司批准该产品商业化的机会。如今Scotts再次开发基因修饰草坪。这种草坪无需频繁割草,更绿,且对目前广谱的农达除草剂具有一定的抗性。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草在大田试验和上市前无需联邦政府的许可。

Scotts和其它采用转基因技术开发农作物的公司要么采用农业部不管的技术,要么采用一种称为“基因组编辑”的技术,而农业部尚未对这种技术有明文约束。农业部曾经解释说,对于新的抗除草剂油菜、减少牲畜粪便污染的玉米、产生更多的生物质能源的杂草柳枝稷以及可以在黑暗中生长的观赏植物,它无权监管。一些对于转基因有偏见的人士称,只要基因修饰,无论其采用何种方法均可能带来不可预期的后果。消费者联盟的高级科学家Michael Hansen说:这些公司钻了法规上的漏洞,从而逃避法规的约束。这种草坪可以对生态系统产生多种效应,并且没有人要求监督。另一种观点认为,这种作物是安全的,而法规过于严格。因为一些作物本可以不必管控,同时全过程监管混乱且不合逻辑,这样做弊远大于利。在2014年11月《自然-生物技术》杂志上,加利福利亚的植物学家Davis写到,法规制度已经变得非常陈腐,并且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农业新产品的开发。但采用新技术的公司坚持认为,如果新技术不冠名“转基因”的话,新的作物将上市或在欧洲及其他难以接受转基因作物的国家种植。

                                          

美国俄勒冈州Gervais,Scotts Miracle-Gro公司的一名科学家在进行生物工程草坪的区试


       监管方面进行松绑,可能给一些小公司和大学里的育种家创造了机会,使其可能参与其中进行一些小众化作物的基因修饰工作。直到现在,部分由于法规成本巨大,作物生物技术已经被孟山都和极少数大公司所把持,主要应用在大规模种植的作物,如玉米和大豆。基因组编辑技术使小公司甚至是一些校办企业也有能力去开发一些新产品。Cellectis公司植物科学方面的高级主管Luc Mathis说,他最近收到农业部对于一种土豆的法规豁免权。这种土豆耐储藏,并使法式炸土豆条更加健康。一份行业调查表明,大型公司花费在转基因作物开发的费用大约在1.36亿美元,其中法规方面需3500万。尽管农业部试着将其缩短至13-16个月,但是他们一般花2-5年去完成审查工作。

基因工程作物,一般叫做基因修饰作物或转基因作物,明显的特征就是具有外源生物的DNA。目前种植面积最大的作物(像抗农达除草剂的大豆、抗虫的玉米),其外源基因来自于细菌。在1986年公布的法律框架下,农业部、环境保护署和食品药品管理局共同负责监管作物的安全问题,由政府依据现有法规监管转基因作物,而非出台新的法规 。农业部负责批准作物的商业化种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要保护美国的农业作物免于害虫(包括农业害虫和病原菌)的侵害这一责任。这种责任扩展至特定的转基因作物。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外源的基因是通过细菌来完成的,或者插入的外源基因包含来自于植物病毒的调控基因。但公司想方设法绕过这种抗虫害监管。例如,Scotts公司新开发的草坪,外源的基因仅仅来自于其它的植物;并且是通过基因枪的方式来完成,而非通过细菌的共转化作用。

在2013年12月,Scotts 的高级主管Jim Hagedorn对科研人员们说,如果你采用植物来源的基因,它不会看作有害的,如果不采用受约束的转化技术,你还有许多手段你可以选择,至少技术是不被法规约束的。在早先灾难后,公司差点关停了所有的生物技术计划,直到他们发现一个新的策略和创造了一系列极好的不受约束的产品。公司最近开始将这种草坪种植在公司员工的院子里,但一个发言人称距离上市还有很长时间。

农业部发言人说在国会给予的权限范围内,部门正在行动,虽然它没有对一种特定作物的管理权,环境保护署和食品药品管理局却可以参与其中。其它公司包括Cellectis,也正在使用基因组编辑技术。通过这种技术,改变植物的DNA,却并不引入外源基因。圣地亚哥私人公司Cibus已经开始销售通过该方法培育的抗除草剂油菜。Cibus 的高级主管Peter Beetham说,采用我们的技术可以开发出与转基因作物相同的性状,却不使用转基因技术。

全球的法规者们正在纠结,这些技术是否是转基因技术的一种,如果是,那么它们是否也应该接受监管。先正达(一个种子和农业化学公司)生物技术部门的主管Michiel van Lookeren Campagne说,技术总是比法规更快一步。一些科研工作者们主张,用基因组编辑技术去抑制植物体内的一个基因的表达,或者使一个基因发生微小的变化,进而导致一个作物产生性状上的变化。尽管它实现的速度更快,由此产生的作物与通过自然变异或传统育种产生的作物并无差异。杜邦先锋公司农业生物技术部门的副主席Neal Gutterson说,这与传统育种方法获得的种子完全一样,我们当然希望法规部门认同这一点,并相应对待这些产品。他们认为,与露在辐射或化学物中诱变以期得到理想变异的技术相比,基因组编辑能定向和更精确。前者已经用了几十年,尽管它可能使作物产生未知的和无法预期的突变,但并不受监管。但是生物技术的批评者表示基因编辑技术除能改变预期的DNA还能改变植物其他DNA,同时基因组编辑一般在平皿中进行细胞和组织操作。那么这些遗传上改变的细胞和组织长成一株植物的过程本身会引起突变。另外一些研究者们说所谓的基因顺化作物应当收到更少的审查,这种方法通过传统的遗传转化方式将来自于同一作物的不同品种的基因转入。一个例子是J. R. Simplot 公司培育的抗挫伤和另法式薯条更安全的土豆。农业部对其进行审查后,最近批准了其上市。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基因工程和社会学中心主任Jennifer Kuzma说,很快将有一批作物寻求监管豁免权。它需要公众讨论,什么样的农产品需要法规的约束,如此可在某种程度上消除公众的担心。她谈到免于监管的作物,“我并不认为这些作物免于监管是危险的,恰恰是我们正在谈论规则而不进行任何讨论才让人苦恼。”


信息来源:基因农业网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TI3Nzc2Mw==&mid=215001130&idx =1&sn=2b24de1662828d9b6cc234c5233a9395&scene=5#rd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 华智水稻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Huazhi Rice Bio-Tech Co., Ltd 湘ICP备14010504号